现在正在向全国复制

2020-11-23 13:16

比如说过去可能我们要被动转型,转为主动转型,比如说我们是否可以借鉴上海的例子,当然我们不能主动的去建立,涉及到一些法律法规、制度的一些限制,但是我们能否尝试探讨?在我们所可以进行的范围内进行一些工作。

在这里面我们要强调的是它不仅仅是过剩的产能落后的产品,大家一说都想到这些,其实不是的,我们还有很多高新技术企业,昨天我看到我们一个介绍,介绍得非常抢眼,比如说机器人,比如说无人机旋翼机,再比如一些高端的装备,我们都是有的,而这一个恰恰是我们后续,包括中央,包括国务院,包括其他部委陆续得推一些扶植的政策,比如说中关村产业园的新范本,现在正在向全国复制,再比如说高科技和互联网一系列政策也正在出台,再比如说产业投资基金,我们省也是有的,那么这些实际上也是可以充分考虑的。

其实我在这就想讲几点,那么在沧州和丝绸之路的结合上,我们需要的一个大的背景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经济增长的环境发生了大的改变,第一个改变是过去我们是资本的稀缺方,现在我们是资本的出口。第二个,过去我们是资源和劳动的充裕方,现在我们已经变成了资源和劳动的稀缺方,从这两个大的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来看,就讲到了我们沧州的双向桥头堡的意义,第一个双向桥头堡在于我们面对海外,要做得可能更多会从过去招商引资到现在是投资海外,这是第一点,我们有大量的资本包括产能的输出是需要这样一个港口这样一条路线。

鉴于时间关系我只是讲了一些初步的想法和要点,有不足之处还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那么第四个机遇,亚太新秩序为代表的国际关系和国际接轨的问题,其实我们在“一带一路”、京津冀,在这个战略下我们再往外看我们还可以看到中日韩,还可以看到tpp,还可以看到bit,这些战略也都是一些海洋战略,而在海洋战略中,黄骅、沧州也是有很多机遇的。

第二点讲的是面对国内,我们沧州渤海新区,黄骅港拥有大片资源,包括土地,包括其他的一些能源,在整个国内来看是非常稀缺的,那么有没有可能进行一个国内的产业承接,这是我们要首先明确的两点。

第三个叫战略上规划,战术上落实,在我们发展的过程中,处理好战略和战术的问题。

这是上海自贸区成立之后的一些成果,我们得到的一般的结论是,机制是完全可以推动效率和增长的。有哪些机制?上海自贸区是总结。

哪些优势,其实我们刚才的专家和学者都已经分享很多了,这里面列出的只是一小部分。

第三,资源的再配制,那么我们不光是在讲“一带一路”,实际上我们这个地区还是在京津冀的战略范围之内,在整个京津冀一体化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此前北京、河北、天津是有这个分工的,这个分工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实际上就是第一发展不均衡,第二是像北京、天津这样的很多产业遇到了瓶颈,像河北很多的地区实际上发展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滞后,那么在这个再平衡的过程中,我们把资源都退出来,发挥我们当地的一些资源,包括资金,包括土地,包括劳动。

除了这些优势之外,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做机制的创新,一方面在消化基建、钢铁这些过剩产能方面做一些工作,承接一些,转移出口一些,另一方面在产业升级,高端产业的出口方面实现突破,不光是出口,能不能本地化?同时我想可能通过昨天的调研和今天的讨论我发现大家可能似乎忽视了一点,就是我们这个新区如何借助金融的杠杆,金融的力量,资本的力量,作为港口,实际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在坐的很多企业家一直是在找钱,但是请大家一定要知道,作为我们金融从业的人员,我们所接触的资本家他们也在找项目,所以说总体说我觉得可能在几个方面要做一些事情。

所以说我们在想产业的再发展可能是我们在沧州的这个发展的过程中,一个我们讲四大机遇,这是第一点,我们能够看到国内很多的产能是过剩的,两个丝路,第一个丝路就是比如以京津冀为例,非首都核心功能要转移出来要承接出来,那么是不是可以立足我们新区,第二个就是刚才所强调的资本产能的输出,输出到非洲,输出到拉丁美州,也是要通过这个输出,这是第一个产能的问题。

第二个,那么有了产业,要有机制再探索,那么可能过去几十年中,我们市长和市场的这个机制似乎出现了一些发展中的一些振荡,那么后续我们能不能再探索。

第四个背靠资源,整合资源,我们拥有太多的资源,刚才学者和专家都讲了很多,我们如何整合可能是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