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卖货

2020-11-18 21:10

一根网线,一端牵着美味农产品的“便捷通路”,一端牵着一路快跑的“农民增收”。当相对闭塞的农产品嫁接上无限开放的互联网,二者的结合所迸发出的火焰,强烈而炙热。这场互联网情缘,不仅能让农民用全新的方式体验新型农业生产与农村生活的新含义,更在不经意间成为消解“二元鸿沟”的利器,推升着农村市场化进程。

当土地链接网络,当农民恋上电商,带来的不仅是农民收入的增长,更带来农村面貌的改变。过去一个个只能靠农民肩头挑出的市场,如今通过小小鼠标就能摆脱斤斤计较的琐碎,摆脱一亩三分地的短视,实现这场跨时空的对接。

与互联网结缘让农村和农民的生活发生多大改变?那些从互联网上挖到宝的农户会掰着指头算:鄢陵陈化店镇杨刘村的乔磊,去年销售超过400万,其中近一半是通过网络平台完成的;邓州市夏集乡竹园村的张伟,去年发动村里的合作社在淘宝开店,第一年销售就给村子买了两台拖拉机;邓州市张楼的孙光照,靠网络平台带动乡亲卖黄酒,几乎让全村都住进了两层小别墅……

从地头摆摊到网络销售,互联网让当地农民终于能够“潇洒种一回”。

除了网上卖货,农民还学会了提供增值服务

淘宝网土特产名录中,河南农村的商品信息已超10万

在网上,你能淘到哪些河南“宝贝”?

互联网正成为农民致富的“神器”,从田间地头走向网络,已成农村新气象。

令人欣喜的是,淘宝村的剧情还在不断深化、进化中。如今,除了卖货,农民还通过网络学习到了市场销售知识,学会了自我包装和营销,学会了提供增值服务,更学会了在更大市场范围内的博弈和生存。

关于河南淘宝村的准确数据,记者辗转多个部门,目前并没有权威统计。不过,据记者粗略统计,目前依靠淘宝、电商平台等互联网交易手段实现生产生活深度变化的村落,在全省早已超过百个,不同程度触网的“准淘宝村”之数量应该远远高于这一数字,且在不断增长。

淘宝村们主打的产品,也各具特色。地方特色的农副产品、历史传承的手工艺品、甚至当地主导工业的延伸加工品等,都被摆到“网摊”上。郑州、焦作、新乡等工业基地周边,钻头、轴承、护板等工业产品从村中流上网络;信阳、三门峡、平顶山等山区地带,茶叶、椴木香菇、决明子等特色农产品将农户带上富裕道路;洛阳、开封等文化重地,年画、版画、刺绣等,用不断增长的销售额诠释着传统手工制品的魅力;驻马店、南阳等平原地带,黄酒、牛肉等农业加工品,也在给农户们的生活增添新的景致。

“互联网不仅仅提升了农民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城乡在市场化上的不对称局面。”赵作霖说,尽管其中还存在散、乱、小等一系列问题,但电子商务带给农村和农民的好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过去一亩地赚800元,现在能赚2000元

而他身边的村民们,也不断加入网销大军,从淘宝店到专业网站,与互联网结缘越结越深。村民马桂真在淘宝上销售蒲公英花茶,开店第一个月就净赚了3000多元,两年家里就买了小轿车。“没有互联网,我这辈子都不敢想能赚这么多钱。”马桂真说。

享受着互联网润物无声改变的农民们,已经开始自觉拥抱这一历史性的契机。

下个月,由赵作霖参与筹备的第一个农民版的“山药体验节”,将在他自家的土地上开幕。届时,一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将体验山药的种植,还可以得到托管销售的服务。

武陟县西陶镇张武村青年农民赵作霖,曾在省城里干过白领,后辞职返乡,利用网络和营销知识开设了一个山药网店。如今赵在微博上被称为山药哥,他媳妇被叫做山药妹。开店当日,他的山药就订出了4000斤,让他不得不临时从周边村民手里收货。

“泥人张”张振福的泥人作品如今也在网上热销起来

几年前,这个热闹的小村子还是一副冷清的景象。“当时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种点庄稼填个肚子,靠天吃饭。”侯向阳回忆。农民也想赚钱,也想让自己地里长出“金子”,互联网末梢向农村的延伸,给予了这片土地蜕变的机遇。

过去拉到外面只能卖4元/公斤的板蓝根,如今村民坐在家中就能拿到4.5元/公斤的地头收购价;过去一亩地只能赚800元,如今能创造出2000元/亩的高价值。通过互联网,店留村的总体生产额从2005年的10万,升到了2013年的120万元。这让百姓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颠覆”。

乔磊目前正在给石家庄供应标准树木,在他的园林地,所有的树木都是根据标准化和系统化进行栽培,裁剪、嫁接的长度和角度,都是用尺子进行精确丈量的。“我们不仅能提供标准化的产品,还能提供成体系的后续服务,只有完成了这种深度市场化的发育,淘宝村才能拥有真正的未来。”乔磊说。

侯向阳,人称“老侯”,济源市坡头镇店留村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

如今的店留村,很多村民的生活已被电子商务的元素所包围:有专业的中药材网上销售公司,有教村民网上“淘信息”的教学课程班,就连村民穿的衣裳、用的电器,很多也是从网上淘来的。

这几天,老侯正为中药材销售发愁:网上的订单太多,村子里的药材产量根本不够,只得去别的村子“借”。他经营的中药合作社,不停接待着前来送药的农户,筛选、归类,再根据订单发往全国各地。

依靠网络销售,老侯的网络中药销售公司,近几年成交数量已超400笔,交易额达800多万元。最初的中药材服务部也“升格”为坡头镇向阳中药材专业合作社,河北国安、安徽亳州等国内知名药材市场都和他建立了固定的合作关系。

像店留村这样的网络致富故事,在河南并不是孤例。如今,随着电子商务在农村的扎根发芽,成百上千个淘宝村或“准淘宝村”正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原大地上快速成长。

如今,河南农村产品的网上销售正呈爆发式增长。根据相关数据测算,2013年河南农村网店(注册地为村、镇)数量超过5.25万,同比增长76%,其中经营农产品的卖家为1.4万家,同比增长22%。在淘宝网土特产的名录中,来自河南农村的商品信息已超过10万。而这还仅仅是淘宝一家网上平台的数据。

封丘县留光镇的青堆村,通过网络把小小的树莓销售到全国各地,如今不仅有了深加工的饮料和果酱,更是把这些源自欧美的农产品回销到欧美;鄢陵县陈化店镇的杨刘村,通过技术让苗木长出各种汉字形状,一张张图片通过网络平台四处散播,带来了每年超过400万的订单;邓州市夏集乡的小庄村,变传统黄酒工艺为标准商品,通过网上通道,每年换回超过50万的现金;孟州市桑坡村,把皮草工艺变成时尚衣帽,从生产链利润末端一跃成为皮草女装的淘宝热店……